都道盛七深情?当年打赏宋子文一把金叶里,藏她失败原因:不敢赌

发布日期:2022-07-30 02:14    点击次数:80

宋子文和妻子张乐怡

当宋子文官爵加身,携着貌美妻子张乐怡走进这上海滩的名流社交圈,自是风光得意,好不快活。众人阿谀奉承之际,还不忘将同情的目光落在角落里黯然神伤地盛爱颐身上。

可盛爱颐是谁,上海滩鼎食之家养出的盛七小姐,又岂会让旁人白白看尽了笑话。

即便宋子文当初求娶的誓言像是一巴掌,隔着那么多年狠狠地打在自己的脸上,但我们盛七小姐依然不肯低下自己傲气的下颌,而是选择倔强的离场。

早知他来,我便不来了!

不同林黛玉的娇嗔打趣,盛爱颐从不会将自己柔弱的一面露给别人看。

可即便她再怎么强装淡定,旁观的名流绅士太太也心里门清,看来这位小姑娘怕是要回家偷偷哭鼻子了。

盛爱颐和宋子文

再看身边略显尴尬的宋大高官,众人心里不禁是一番唏嘘:

要是当初她盛爱颐能勇敢一点,随着情郎私奔而去,如今这上海滩被世家贵族追捧着的宋夫人,也轮不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外地富商之女。

回想当时两人的爱情闹得风风雨雨,任谁说这不是一段孽缘呢?

1923年,被盛家故意调离到武汉一铁厂工作的宋子文,瞒着盛家当家人庄夫人的眼线,偷偷跑回上海滩,在马路上上演了一出“惊险飙车”。

宋子文看到盛家的车子在前面走着,一脚油门便不要命地超车过去,一个转弯将车身横档在盛家的豪车前。

那一幕,不必说路上的百姓观众,便是盛家的司机都差点以为自己要见阎王了。

盛爱颐刚受惊吓,还没缓过神来,便见身侧的车门被一把拉开,青年熟悉英俊的面孔出现在眼前。

看见宋子文的那一刻,心里涌上了一股欣喜,还没来得及询问他怎么出现在这,宋子文脸色凝重地先开口说:

“你下来,我有话要对你讲。”

这妥妥的霸道总裁里才见到的情节,竟然活生生地出现在大街上,路边婆子小贩挤着脑袋在旁边观望着,恨不得多见见世面,回去传遍大街小巷。

只可惜,宋子文当时就是个穷拉琴的儿子,对面坐在豪车里的,才是妥妥的豪门名媛。

时间不对,便注定很多事情和缘分也不对……

宋子文抱着女儿坐在沙发上

旁边的司机打破这份沉寂,一句“七小姐”拉回盛爱颐的走神,他是真怕盛爱颐一口答应了,不然他回去肯定会被老夫人责怪的。

司机心里不免犯嘀咕,这小子不是被调到了武汉吗,竟然敢偷偷跑回来。

但盛爱颐犹豫了片刻,还是答应了宋子文的邀约。

宋子文没有多费口舌,便讲明来意,他今日冒险拦车,就是想问她盛爱颐,是否愿意随他离开,离开盛家豪门大院,敢于追求他们的爱情。

盛爱颐

前不久,陈炯明在广州兵变被平定后,孙中山先生又重新建立新的革命政权,招兵买马,最缺人才,像宋子文这样在哈佛读经济懂金融的青年,自然被二姐宋霭龄举荐上去。

宋子文私心里觉得,这是一个步入政坛的好机会,如果真的成事了,便是上海滩的豪绅商家,在他面前,也需低眉敬酒不是?

但是他心里放心不下盛爱颐,年少的初恋和鸿鹄的志向,都是最难放下的,不管这个世上有没有双全法,都要争取一下。

可盛爱颐犹豫了,她看着宋子文饱含期待的目光,陷入了两难的境地,始终没有给出一个准确的答复。

宋子文

宋子文不甘心就此作罢,说给她一段时间考虑,便匆匆离去。

盛爱颐落在身后,不免有些伤感,她望着宋子文的背影,心里何尝不想跟随他而去。

但是她不是戏文里唱着的,被情郎几句山盟海誓就昏了头私奔的富家女。

她是上海滩的顶级名媛,盛家也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, 北京北恒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她的一举一动,一旦出现逾越和丑闻,便会像被人人咀嚼一遍的口香糖,粘满盛家大门的牌匾。

盛爱颐有些颓唐地靠在车窗旁,看着窗外划过大街的流景,心里面生出一股烦闷。

宋子文和妻子三个女儿

本来,母亲庄夫人已经首肯他们情投意合的缘分了,可是偏偏被管家查出来,他父亲是个教堂拉琴的牧师。

庄夫人不是那般眼高于顶的妇人,对于小女儿家的心思也带着些宽容,像盛家这样的钟鸣鼎食,也不一定非要强强联姻,若是女儿喜欢,稍微低嫁一些也不吃亏。

但是这不代表,教堂拉琴人的儿子可以娶走她的宝贝女儿,这无疑是将富可敌国的千金小姐,嫁给破落的穷叫花子。

低嫁也是有限度的,即便是庄夫人也没有想到,平时西装革履的留洋青年宋子文,竟然会有这样的出身。

宋子文虽然年纪轻轻,满腹经纶,肚子里还装了那么多洋墨水,庄夫人见过他的对商铺的打理能力,不可否认,若是给此子时间,必然也是人中龙凤。

但打工人终究是打工人,即便是顶破了天,也是无法成为像盛家这样的资本家。

年轻时候的宋子文

可盛爱颐哪里在乎这些,她只觉得有情人长相厮守,不该过分看重门第之别。

宋子文留洋归来,谈吐儒雅,言行中风度翩翩,是家中几个被膏梁养大的兄长无法相比的,还有他博学广识,总会给她讲很多大千世界的美好,那海的尽头,留学生的风情,都是她所憧憬向往的。

可婚姻之事,媒妁之言,庄夫人若是要棒打鸳鸯,又岂是这对小情侣能够抗衡的。

在庄夫人的强加干涉下,盛老四直接一纸调令,便把宋子文踹到了武汉的一个铁厂里,企图让这个初出茅庐的青年认清现实。

虎落平阳尚且被犬欺负,当时盛家没少有人在背后讥讽宋子文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

但志存高远的宋子文,不甘心做被资本摆布的棋子,他反倒是和庄夫人的阻扰对抗上了,盛家不让他见盛七,他便将她带走,他相信盛七会选择他们的爱情。

盛爱颐

可不知是造化弄人,还是人心易变,29岁的宋子文终究是高估了他们的爱情,活得反倒不如一个23岁的小姑娘清醒。

赤脚不怕穿鞋,他宋子文没有什么失去的筹码,因此豪赌一场损失不到哪里去。

可盛爱颐不一样,她是上海滩人人羡慕的盛家七姑娘,母亲是盛家当家人,亲哥哥又是盛家继承人,她可谓出生便在凤凰窝里,一辈子都是衣食无忧。

纵然她是真的爱宋子文,但是对方提出的条件,这是一场豪赌,赢了还好说,无非是有情郎不负富家女的佳话,搬到戏台子上唱个来回。

若是输了,按照世情对男子的宽容,他可以轻易地将自己摘出去,可是她呢,她背叛了家族,背叛了阶级,换来的便是一场万劫不复呀!

她是羡慕西方罗曼蒂克的自由爱情,但也知道中国古代诗歌里那一首警醒世间女子的《氓》。

左一盛爱颐

就算宋子文当真是千古情痴,不让她输,但是前路渺茫,谁又知道宋子文是否能够飞黄腾达,或许不等被爱情辜负的一天,他们的爱情便已经被柴米油盐的现实耗尽了激情。

即便她盛爱颐有后来打赢了中国第一场女权案,从败家子的兄长手里夺得属于自己财产的魄力,却没有能够抛弃一切追随爱情的勇气。

她不敢赌,也输不起!

盛爱颐出嫁前的姑娘妆扮

因此当宋子文拿着南下的船票,再次出现在盛爱颐的面前时,她丝毫不理会宋子文的循循善诱:

“革命一定会成功的,我们年轻人应当闯天下。”

盛爱颐看着眼前他深爱的男子,看着他俊朗的眉目和英朗的下颌线,带着些无奈的声腔说:

“我没有办法离开,你还是自己去吧,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!”

她知道他现境窘迫,也知道他追逐志向的路上需要盘缠,所以她送出了一把金叶子,这在当时的贵族是赠送打赏的贵重礼金,比直接给钱的行为高雅多了。

中间的是盛爱颐

她盛爱颐不愧是商贾出身的名媛,投资往往要降低赔本的风险。

自己背靠祖宗产业,和宋子文定下山盟海誓的等待之约,若是他有朝一日光鲜亮丽地回来了,她便委身下嫁,也成全了一段苦等深情的戏码。

若是他没能回来,她便不再执着,守着昔日的锦衣玉食,依然是上海滩风光的盛七小姐。

算盘打得虽响,可是她盛爱颐终究道行太浅,对于商人利益的道理一知半解,虽说投资要降低赔本的风险,但是如果没有孤注一掷的豪赌,哪能赢来泼天的富贵。

盛家几代人都有行商的头脑,可似乎到了盛家这一代,似乎个个都显出颓势。

盛家老四豪赌输掉了上海滩的一条街,盛七小姐小赌输了一场成为权贵的机会。

宋子文张乐怡晚年和三个女儿的合照

就连后来建立的百乐门,因为她的经营不善导致破产,后来却又在卖出后,在别人的手里枯木逢春,成为上海滩一大不可不去的盛地。

这一切的一切,似乎都在无声嘲笑这位美丽的名媛,缺少商人的敏锐度。

而反观他宋子文,竟是在分开后的七年里,平步青云,节节高升,甚至担任到国民政府财政部长的地位。

南下的这一场豪赌,终究为宋子文迎来了泼天富贵和娇美的妻子。

当年人人都说宋子文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但谁也没想到,有朝一日,他宋子文竟是化身青蛙王子,携着公主新娘,风度翩翩地再回到上海滩,还偏偏是在盛家逐渐落魄之时。

命运真是荒谬可笑,也不知道黄泉之下的庄老夫人,在看到这一幕时,还能否瞑目九泉,当年棒打的一对鸳鸯,竟是拆散了一段好姻缘。

宋子文和张乐怡婚纱照

可纵然后来的世人,埋怨盛七姑娘难舍富贵,不够有魄力。

但是上海滩的名流都没有忘记,在宋子文离开之后的七年里,这位盛七姑娘却是实打实苦等了七年,任由世家豪族的提亲和家人的规劝,她都不为所动,执意要等南下的有情郎归来。

或许那一把金叶子,是一种信物,是一个承诺,是一场等待。

直到宋子文携着年轻貌美的宋夫人,来到这上海滩之后,她盛爱颐满眼黯淡的离场,在这场可笑的深情苦等里,自扇巴掌。

此后一场大病,换来了宋子文迟来的愧疚,还有那三个女儿暧昧的名字。

可这一切都晚了,他们的爱情已经错过,再过多的交际,也无非是给世人更多的笑资。

两年后的1932年,盛爱颐带着争取得来的巨额遗产,嫁给了庄夫人的内侄庄铸九。

宋子文和张乐怡带着三个小女儿的合照

此后两人的交际,也在历史的风烟里慢慢地留下些许的暧昧和叹惋。

盛家七姑娘和拉琴人的穷儿子……

宋大高官和落魄名媛……

他们二人似乎一直都不在对的时间相遇,才造成今日这般情深缘浅,徒让世人道一句:可惜,可惜哉!



相关资讯